胡同里遇鬼

  • 分类:【随笔
  • 浏览【165】
  • 评论【0】
  • 更新【2019-12-27 19:15:40】

传说回秧后的第二天,就会在地面上出现脚印,有梅花样的,那是猫爪神押回来的,有鸡爪鸭爪的,通通叫鸟脚神。大家说着,李道爷没有说话,而是领着大伙,顺着脚印往前走,走着走着脚印朝黄花观而去,李道爷一看,嘴里说道:“坏了坏了,我吃饭的水缸,看样子是不能再用了。”

说完就拄着拐杖,顺着脚印,朝自己的道观疾走,我跟在李道爷的身后,到了道观,此时的道观,已经经历了几百年,好几个朝代,没有了当年的辉煌,东西配殿早就塌了,只剩下大殿。我们到了道观的院子,看见脚印一直通向李道爷门口的大水缸。开始的时候说过,我们那时候,没有自来水,甚至没有压水井,都是在井里担水吃,李道爷吃的水是周围善男信女帮着挑的,所以水缸特别的大,大家看着水缸,没有谁敢过去,李道爷跑到水缸前,用拐杖敲着水缸说:“你们这些人,赶紧的把这尸体捞出来,哎呀,这下子可恶心死老道我了,我这还咋吃水?”

大伙没有谁敢过去,这时二怪拉着我说:“哥,哥,我们过去看看尸煞。”

说完拉着我就往前走,我们到了大缸前,那大缸和我差不多高,我们看不到里面,幸好在旁边有石台子,我们站在石台子上,朝着缸里看,由于是黑天,只看见缸里飘着一个死尸非常的粗大,但是看不清楚面目,我看见那水里的尸体,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,想赶紧的跑,可是大伙看我们没有什么危险,直接都围过来,我再想走,已经走不出去了。

大家手里有手电,有火把,一下子把水缸照的亮如白昼,这时我才算看清楚,缸里正是那个尸煞,此时的尸煞在水里一动不动,像是死了一般,其实本来就是死了,不动很正常,我们正在看的时候,忽然缸的前面响起了凄厉的哭声,我一看是巧儿姐的娘,只见她掐着脚脖子哇哇大哭,这时庄上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过来,让大伙都离远一点,特别是年轻人,更不准靠前,他们准备把尸体弄出来。

有人抱来一床新芦席,用铁锹铲破四角,铺在地上,然后他们就把尸体从水缸里捞出来,放在席子上,头南脚北,尸煞由于被水泡了,比一般的尸体都大,再看看那双脚,当时差点吓的我魂飞魄散,只见那双脚已经被石灰烧烂了,上面的腐肉脱落,露出森森的白骨,撑开的脚掌,和那脚印一般的模样。我感觉自己的脊背发凉,头上冒冷汗,二怪也吓的不行,在那里身子直抖,我拉着二怪就跑。

我和二怪跑到古槐树底下,那颗古槐里面已经空心了,只剩下外边的一层树干,从树下可以直接钻到顶上去。我们过了老槐树,就往家里走。那时候的农村不像现在,除了庄上几条长走的路宽些,其他的都是幽深的小巷,两米多宽就算是宽的了,小巷的两边都是房子,树木参天,大白天都阴森森的,晚上更是漆黑。

我和二怪走在小巷里,快要到巧儿家的时候,忽然二怪说:“哥,哥先别走,前面有一个人在哭。”

我一听赶紧的往前看,巧儿家的门口点着一堆火,在火光的照耀下隐隐约约的有人影,那个人影,面朝着墙,哭声悲悲切切的好不凄凉。我看着那人影说:“这哭声没准是咱大娘的。”

二怪说:“不像,你听哭的那么凄惨,会不会是鬼?”

我说:“你都能看见的,肯定不是鬼,要是鬼的话,只有我这样的阴阳眼才能看到。”

二怪说:“哥,你说的对,要是人哭的话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说着我们往前走,走到那个人影的跟前,人影看到我们来了,赶紧往黑窟里站了站,然后在那里继续抽泣,声音有点怪异,这时二怪小声的说:“哥,这好像是故意吓唬咱们的,咱们问问是谁。”

说完之后,就大声的朝着人影说:“谁,你是谁?”

可是那个人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,又朝黑窟里站了站,让我们看不清楚到底是谁,我一看到这里,当时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,大声的说:“你到底是谁?再不说话,我揍你了。”

我说完举起手里的石头,佯装要砸过去,这时那个人影开始慢慢的转头,在转头的时候,刮起一阵阴风,火光一下子变成了惨绿色,好像没有了一点热量,当那个人转过来的时候,我一下子愣住了,这不是巧儿姐吗?我正在愣神的时候,二怪大叫一声,“鬼呀。”

我一下子惊醒,拉着二怪就跑,我们朝着来时的方向跑,想跑回黄花观,那里的人多,鬼肯定不会到那里去。我和二怪两个人,此时顾不得脚下的石头,一个劲的跑,眼看就要跑到胡同的尽头了,忽然前面传来凄惨的哭泣声,我们往前一看,连死的心都有了,只见在不远处,不知什么时候,多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对着墙,在那里慢慢的抽泣,不用说那人影是巧儿的鬼魂,看样子她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们的前面了。

我和二怪当时刹住,幸亏那时候腿短,没有直接摔到,我们两个人一转身再往后跑,一边跑我们一边喊着救命。此时整个胡同里的人,都跑到黄花观那里看热闹了,根本没有人救我们,当我们跑到胡同的尽头,发现巧儿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另一头的胡同口,还是那样对着墙抽泣着。

就这样我们不知跑了几趟,都快累的不行了,一边跑一边伸着舌头,至于为什么伸舌头,这是比我们大的小孩,教给我们的方法,说伸着舌头跑不累,我们当时不信,他就指着狗说,狗舌头就伸着,所以狗比人能跑,不信你们撵狗试试,我们试了试后来还就真信了。

当我们伸着舌头,精疲力尽的跑到胡同口的时候,那哭泣的巧儿又出现在胡同口,这回我们真的跑不动了,两个人靠着另一面墙喘成了狗。

我喘了一会拉着二怪说:“弟弟咱们赶紧再跑。”

二怪伸着舌头说:“哥,我们不能再跑了,再跑,非、非累死不可。”

我说:“那怎么办?”

二怪弯着腰,捂着胸口喘着说:“哥,我喘匀了气,自有办法对付她。”

说完之后二怪继续大口大口的喘气,我也在那里喘着,一时顾不得害怕了。巧儿的鬼魂还在那里哭泣,等我们喘的差不多了,二怪对我说:“哥你在这里等着,我过去对付她。”

真想不到二怪还有对付鬼的本事,我拉着二怪说:“兄弟你要小心点。”

二怪说:“哥你就放心吧,我过去了。”

说完之后二怪慢慢的朝着巧儿走去,这时巧儿转过头来,用那双闪着绿光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二怪。

这时的二怪在我的眼里,忽然高大了许多,只见二怪走到离巧儿鬼魂的不远处,做出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动作,只见他膝盖一弯,直接给巧儿的鬼魂跪下了,二怪一边磕头一边说:“巧儿姐,巧儿姐,你饶了我吧,你要带走的是我哥,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这么小,干瘦干瘦的,带回去也没有什么用。”

我一听鼻子都气歪了,没有骨气的家伙,这么就当了叛徒,我心里义愤填膺,顾不得那么多了,做人就得以牙还牙,大丈夫膝下有黄金,这个时候不跪什么时候跪?于是我也走了过去,一下子跪在巧儿鬼魂的面前,对巧儿说:“巧儿姐,你带谁走都一样,干脆就把二怪带走吧,等你上来以后,我一定让我大爷给你扎金山银山,金童玉女。摇钱树,纸牛纸马。”

二怪听了之后赶紧说:“我也让大爷给你扎那些东西。”

我生气的说:“那个是我大爷,不是你大爷,不给你扎。”

二怪说:“我爹有钱,给你大爷钱你大爷就给扎。”

我们那时候小,经常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争论,他在我家吃了什么,我在他家拿了什么,两个人能算一上午的糊涂账,最后算到谁也不欠谁的,我们因为是谁大爷,一句不合争论起来,直接把巧儿的鬼魂,晒到了一边,不知道这算不算藐视?我们两个正在争论,巧儿的鬼魂受不了了,大叫一声,“你们两个小黄黄给我住嘴,我还要说正事。”

那声音非常的凄厉,把我们两个一下子吓的不敢吱声了,这时巧儿指着我们说:“你们两个,我谁也不带走,你们现在赶紧的去找李道爷,让李道爷给我叫魂,把我叫回我的身体,快,一旦五更鸡叫,我就得重新回水塘。”

我们两个都听愣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巧儿一看我们两个傻愣的跪着不走,就大声的说:“快去,跪着干什么,再不去就来不及了。”

我们都被凄厉的声音吓傻了,哪还知道跑,这时巧儿忽然尖声说道:“你们再不走,我就把你们吃了。”

说完一抹脸,那张脸当时变成了一张巨脸,两只大眼睛闪着绿光,如同铜铃一样,张着大嘴,嘴巴一直裂到两个耳朵根,张开双手朝我们抓来,那双手指如同刀子一样锋利,闪着瘆人的寒光,我看到这些,知道再不走就晚了,身子一下子蹦起来,拉着二怪,转身就跑,我们一口气跑回了黄花观,两个人疯一般的扒开人群,钻了进去,顾不得对尸煞的害怕,跑到李道爷的跟前,弯着腰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我一边喘气,一边捂着肚子说:“道、道爷,那,那巧儿,巧儿姐的鬼魂……”

我说的有点急,呛的我一阵咳嗽,李道爷赶紧的过来,给我捶背,让我慢慢的说,我使劲喘了几口气,然后就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李道爷一听,在那里拍拍脑袋说:“忘了,忘了,这尸煞只是没有灵魂的躯体,我们就是葬了,也替不出巧儿的灵魂,赶紧,赶紧的设法坛,我要给巧儿叫魂,让巧儿的魂魄,回到自己的躯体里来。”

说完之后,让人安桌子摆法坛,然后进屋穿上那身要饭的衣服,拿来了七星宝剑,临时用白纸做了两个招魂幡,在巧儿的头前放了一碗白米饭,一双筷子插在上面,这个是给死人吃的倒头饭,我们这里吃米饭最忌讳的就是把筷子插在米饭上,如果来山东鲁南做客的话,这个禁忌一定不能犯,要是来走亲戚的新女婿,犯一次这样的错误,亲事就得玩完。

弄好了这一切之后,李道爷又跳了一段舞动宝剑的舞蹈,然后用宝剑粘起一张黄纸符,放在蜡烛上点着,烧完之后,拿起三清铃,一边摇晃一边念念有词的如同唱歌一样,三清铃为道士作法事中的重要法器。又名帝钟、法钟、法铃、铃书。一般高约二十厘米,口径约九厘米,用黄铜制造,有柄、铃内有舌。僵尸最怕三清铃,凡是僵尸听到三清铃,都会害怕,不敢近前,有些道士想除掉僵尸,就手持三清铃,趁着僵尸出巢穴,守在僵尸的巢穴入口,使劲的摇动三清铃,僵尸不敢近前,一旦五更天亮,僵尸见日光,就会直接完蛋,到时候烈火焚烧就可以了。

李道爷摇着三清铃,高唱道:“荡荡游魂,何处留存三魂早降,七魄来临,河边野处庙宇村庄,宫廷牢狱,坟墓山林,虚惊怪异,走散阴魂,今请山神,五道游路将军,当方土地,家宅灶君,吾进差役,着意收寻,收魂附体,葬在阴宅,魂魄来兮,魂魄来兮……”

念了一会之后,对着大伙说:“魂魄归来,活人让道,阴阳不同路,切勿挡阴人。”

李道爷这么一说,堵在门口看热闹的这些人都吓坏了,赶紧的让路,一个劲的往两边挤,顿时人仰马翻的,小孩哭大人叫,李道爷看到这里说:“切勿大声喧哗,惊动阴人。”

大伙一听赶紧的闭嘴,一个个紧张的看着,就在这时起来阴风,招魂幡随风飘动,十分的诡异,一对白蜡烛,当时变的有豆粒大小,放出惨白的光芒,我听见风声中夹杂着哭号的声音,慢慢的由远而近,朝我们这里而来,那声音正是巧儿的声音,我赶紧朝门外看,只见飘来一个人影,飘飘渺渺的朝尸体这里而来。

这些只有我和二怪能看到,其他的人看不到,不过他们虽然看不到,但能感受到阵阵阴风,一个个的使劲的后缩,二怪紧紧的靠着我,身子不住的抖,要不是看在我和他好的份上,我真想揍他一顿,这个小子没有骨气,关键时刻把我卖了。

这时巧儿的阴魂越来越近,我和巧儿的阴魂数次相遇,还差点丢了小命,早就吓破了胆,顾不得倚在我身边发抖的二怪,赶紧朝李道爷跟前靠,李道爷没有理我,只是在那里念念有词,嘴里说着什么,这时巧儿已经到了自己的尸首前,朝我一笑,这一笑虽然没有什么恶意,还是把我吓了一跳,我这次胆子大了些,没有吓尿裤子,巧儿笑完了,好像说了句谢谢弟弟,回来真好的话,然后就一下子附在地上的尸体上,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这时李道爷停止摇动三清铃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嘴里说道:“回来了,回来了。”

李道爷正说着,巧儿的娘过来了,对李道爷说:“道爷你是说巧儿的魂魄回来了吗?”

李道爷点点头,说:“是呀,历尽艰辛,总算是回来了,这回不用再受水淹冰寒之苦,也不用再找替身了。”

巧儿的娘听完之后,当时哭着就要扑过去,李道爷拉住巧儿的娘说:“如今阴魂新入身体,身上带着煞气,你这贸然扑过去,身体上带的阳气太重,和鬼气相冲,要是反扑着你,可就麻烦了。”

桥二娘一听,止住哭声说:“道爷您说怎么办?我苦命的巧儿呀,实在是太可怜了。”

李道爷也叹了口气说:“这都是她的命,你就别太伤心了,我这就给她除秧。”

说着话,拿起朱砂笔,在一张黄纸上,写了一长串字,然后走到尸体旁,大声的说道:“天圆地方律令九章,吾今下镇殃煞消亡。万鬼潜藏家宅永昌,吉星高照人口安康。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。”